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<strike id="vod7y"><dl id="vod7y"></dl></strike><th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span>
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ruby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del id="vod7y"></del></video></ruby>

    AD
    首页 > 动画 > 正文

    乖顺 让步 美国只会要更多_哔哩军事

    [2018-09-10 21:50:25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    评论 点击收藏
    导读:作者:雁默
    来源:多维客

    华语智库(huayujunshi)
    古往今来,除了权力毫无制衡,且无外患的少数昏君与暴君外,没有任何政治领袖能在重大决策上随心所欲,一意孤行,因为领袖的支持者们,总会

    作者:雁默

    来源:多维客

    华语智库(huayujunshi)

    古往今来,除了权力毫无制衡,且无外患的少数昏君与暴君外,没有任何政治领袖能在重大决策上随心所欲,一意孤行,因为领袖的支持者们,总会因利益上的冲突与矛盾,而对重大决策有不同主张。作为决策者所能做的,通常就是求取各种折衷。今天的特朗普是如此,半个世纪前的蒋介石亦然。

    故而因?#39034;?#32852;合国一案,指责蒋坚持汉贼不两立而?#39034;?#32852;合国,这见解仅对了一半,指控蒋对美方的“两个中国”政策妥协,亦仅对了一半,说穿了,支持者们的两种对立主张,让蒋介石不得不折?#28304;?#29702;“联合国攻防?#20445;?#20197;致以上两种说法,都不全对,也不全错。

    鹰派宁可退联而坚持不两立,鸽派宁可留?#20204;?#23665;有柴烧,而坚持两立,不能?#30340;?#19968;方是错,两造只是对“中华民国”之立场与前途,有不同的解?#20581;?#23545;蒋而言,坚持中国法统重要,留在联合国亦重要,问题在于,若两者不能兼得,哪一种较能操之在我?

    答案很清楚,前者尚在蒋与台湾的能力范围内,后者则完全得靠美国支撑。

    承上篇观点,暗中接受美方的“双重代表案?#20445;?#20035;蒋在美国变心下的最后一搏,以“权宜策略”视之,?#25103;?#21512;蒋当时的处?#22330;?#32780;只要北京坚拒“双重代表案?#20445;?#20013;华民国”或许能技术性拖延退联的时间,但是,这盼望几乎完全取决于尼克森也有相同的意愿与能力。

    结果显示,尼克森既无意愿,也无能力既保台北的联合国席位,同时也让北京入联。根据史料显示,这一点,蒋介石在1969年就已有觉悟,但尚存一丝希望。而台美两方的外交系?#24120;?#21017;花了许多时间与资源在磋商有关议程的技术性问题,糟糕的是,连原则性问题都难有一致的共识。

    台方的外交系?#25345;?#25152;以认为还有希望,乃因美方早早抛出了解决方案,双方都以为唯一的阻碍是蒋介石的坚持。但是,台方外交官员费尽心思说服蒋让步,却不料美方外交系统的解决方案一再改变。症结之所在,就在于尼克森的态度,既想与北京交往,又不愿背上弃台的骂名。

    1971年7月22日,国务卿罗吉斯希望尼克森尽速做出决定,是要硬挺台湾,还是干脆放弃?因为那关乎联合国议程策略的底定。当时尼克森反对排除台湾,但也不愿在联合国清楚表态美方的“两个中国”立场。这显示尼克森已发现两全其美的方式不可得,“两个中国”的概念可能必须抛弃。

    而台北?#28304;?#36716;变尚不知情。

    所以在这个时间点,台美勉强达成了共识,美方并于8月初正式宣布立场,欢迎北京入联,但不应排除台北。至于安理会席位,美方表达尊重联合国多数意见。美国盟友包含澳大利亚,日本纽西兰等国都支持美方立场,唯澳,纽认为若想提案过关,美国必须公开支持北京取得安理会席位。

    北京则于8月20日正式发表声明,反对美?#20581;?#21452;重代表权”的提案,不接受“两个中国”或“一中一台?#20445;?#24182;?#24247;?#19981;会妥协,即便延迟入联也在所不惜。

    北京的强硬,其实就是蒋介石所要的,因为这可能使得他对美方的让步策略,达到了实质的效果。现在,球又被踢回华府手里,尼克森的挑战,就是得决定是否要支持自己国务院在联合国的声明。

    不过,台北外交系统?#28304;?#21457;展做出了误判,他?#19988;?#20026;北京的强硬,代表季辛吉与周恩来并未达成任何协议,并将此看法传达给美方外交系?#22330;?#36825;又使得美方认为台北还能做出更多的让步,默认美方公开支持北京取得安理会席次。

    9月8日,美方以盟国看法为由,通知“外交部长”周书楷,美国将修正“双重代表权案?#20445;?#20844;开表明安理会席位应给中华人民共和国。美方没有让台北有提出异议的机会,单方面决定了此重大的立场改变。蒋介石在日记里沈痛地记录了此事。

    9月10日,周书楷给美方的书面的答覆是“深感遗憾?#20445;?#20294;?#36739;?#26263;示美?#20581;?#22914;果支持此决议案的票数差额太近,台北在幕后可能采取更积极的角色?#20445;?#31616;言之,就是不但默许了美方的修正案,还会在必要时暗中给予支持。根据史料显示,9月9日台北高层会议里,鸽派取得了?#25103;紓?#20351;蒋做出“痛苦”的决定,因此隔日美方才会得到周书楷的“喜讯”。

    根据白宫的备忘录,罗吉斯向尼克森报告,台北做出?#39034;?#20986;预期的让步,他建议美国应尽量使台北能与美方合作,促成此修正后的决议案,也就是被称为?#26696;?#26434;双重代表权”的提案。至此,台北公开表达反对,?#36739;?#31215;极促成此案的作法得到确立。

    查看更多:

    为您推荐

   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trike id="vod7y"><dl id="vod7y"></dl></strike><th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th>
    <span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span>
    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ruby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del id="vod7y"></del></video></ruby>
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trike id="vod7y"><dl id="vod7y"></dl></strike><th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th>
    <span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span>
    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ruby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del id="vod7y"></del></video></ruby>

    排球个人战术 能赚真钱的游戏 新11选5杀2号 欲钱买皮条客打一生肖 胜平负90403 mlb棒球服专卖店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时时彩开奖48期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彩网点 新浪彩票可信吗 118kj开奖现场快开码 彩票开奖查询结果表 买竞彩篮球胜分差的经验 足彩进球彩开奖查询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