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<strike id="vod7y"><dl id="vod7y"></dl></strike><th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th>
<span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span>
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ruby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del id="vod7y"></del></video></ruby>

    AD
    首頁 > 動畫 > 正文

    乖順 讓步 美國只會要更多_嗶哩軍事

    [2018-09-10 21:50:25] 來源: 編輯: 點擊量:
    評論 點擊收藏
    導讀:作者:雁默
    來源:多維客

    華語智庫(huayujunshi)
    古往今來,除了權力毫無制衡,且無外患的少數昏君與暴君外,沒有任何政治領袖能在重大決策上隨心所欲,一意孤行,因為領袖的支持者們,總會

    作者:雁默

    來源:多維客

    華語智庫(huayujunshi)

    古往今來,除了權力毫無制衡,且無外患的少數昏君與暴君外,沒有任何政治領袖能在重大決策上隨心所欲,一意孤行,因為領袖的支持者們,總會因利益上的沖突與矛盾,而對重大決策有不同主張。作為決策者所能做的,通常就是求取各種折衷。今天的特朗普是如此,半個世紀前的蔣介石亦然。

    故而因退出聯合國一案,指責蔣堅持漢賊不兩立而退出聯合國,這見解僅對了一半,指控蔣對美方的“兩個中國”政策妥協,亦僅對了一半,說穿了,支持者們的兩種對立主張,讓蔣介石不得不折衷處理“聯合國攻防”,以致以上兩種說法,都不全對,也不全錯。

    鷹派寧可退聯而堅持不兩立,鴿派寧可留得青山有柴燒,而堅持兩立,不能說哪一方是錯,兩造只是對“中華民國”之立場與前途,有不同的解方。對蔣而言,堅持中國法統重要,留在聯合國亦重要,問題在于,若兩者不能兼得,哪一種較能操之在我?

    答案很清楚,前者尚在蔣與臺灣的能力范圍內,后者則完全得靠美國支撐。

    承上篇觀點,暗中接受美方的“雙重代表案”,乃蔣在美國變心下的最后一搏,以“權宜策略”視之,較符合蔣當時的處境。而只要北京堅拒“雙重代表案”,“中華民國”或許能技術性拖延退聯的時間,但是,這盼望幾乎完全取決于尼克森也有相同的意愿與能力。

    結果顯示,尼克森既無意愿,也無能力既保臺北的聯合國席位,同時也讓北京入聯。根據史料顯示,這一點,蔣介石在1969年就已有覺悟,但尚存一絲希望。而臺美兩方的外交系統,則花了許多時間與資源在磋商有關議程的技術性問題,糟糕的是,連原則性問題都難有一致的共識。

    臺方的外交系統之所以認為還有希望,乃因美方早早拋出了解決方案,雙方都以為唯一的阻礙是蔣介石的堅持。但是,臺方外交官員費盡心思說服蔣讓步,卻不料美方外交系統的解決方案一再改變。癥結之所在,就在于尼克森的態度,既想與北京交往,又不愿背上棄臺的罵名。

    1971年7月22日,國務卿羅吉斯希望尼克森盡速做出決定,是要硬挺臺灣,還是干脆放棄?因為那關乎聯合國議程策略的底定。當時尼克森反對排除臺灣,但也不愿在聯合國清楚表態美方的“兩個中國”立場。這顯示尼克森已發現兩全其美的方式不可得,“兩個中國”的概念可能必須拋棄。

    而臺北對此轉變尚不知情。

    所以在這個時間點,臺美勉強達成了共識,美方并于8月初正式宣布立場,歡迎北京入聯,但不應排除臺北。至于安理會席位,美方表達尊重聯合國多數意見。美國盟友包含澳大利亞,日本紐西蘭等國都支持美方立場,唯澳,紐認為若想提案過關,美國必須公開支持北京取得安理會席位。

    北京則于8月20日正式發表聲明,反對美方“雙重代表權”的提案,不接受“兩個中國”或“一中一臺”,并強調不會妥協,即便延遲入聯也在所不惜。

    北京的強硬,其實就是蔣介石所要的,因為這可能使得他對美方的讓步策略,達到了實質的效果。現在,球又被踢回華府手里,尼克森的挑戰,就是得決定是否要支持自己國務院在聯合國的聲明。

    不過,臺北外交系統對此發展做出了誤判,他們以為北京的強硬,代表季辛吉與周恩來并未達成任何協議,并將此看法傳達給美方外交系統。這又使得美方認為臺北還能做出更多的讓步,默認美方公開支持北京取得安理會席次。

    9月8日,美方以盟國看法為由,通知“外交部長”周書楷,美國將修正“雙重代表權案”,公開表明安理會席位應給中華人民共和國。美方沒有讓臺北有提出異議的機會,單方面決定了此重大的立場改變。蔣介石在日記里沈痛地記錄了此事。

    9月10日,周書楷給美方的書面的答覆是“深感遺憾”,但私下暗示美方“如果支持此決議案的票數差額太近,臺北在幕后可能采取更積極的角色”,簡言之,就是不但默許了美方的修正案,還會在必要時暗中給予支持。根據史料顯示,9月9日臺北高層會議里,鴿派取得了上風,使蔣做出“痛苦”的決定,因此隔日美方才會得到周書楷的“喜訊”。

    根據白宮的備忘錄,羅吉斯向尼克森報告,臺北做出了超出預期的讓步,他建議美國應盡量使臺北能與美方合作,促成此修正后的決議案,也就是被稱為“復雜雙重代表權”的提案。至此,臺北公開表達反對,私下積極促成此案的作法得到確立。

    查看更多:

    為您推薦

   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trike id="vod7y"><dl id="vod7y"></dl></strike><th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th>
    <span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span>
    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ruby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del id="vod7y"></del></video></ruby>
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pan id="vod7y"></span>
    <strike id="vod7y"><dl id="vod7y"></dl></strike><th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th>
    <span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/span>
    <video id="vod7y"></video><ruby id="vod7y"><video id="vod7y"><del id="vod7y"></del></video></ruby>